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
 

花蓮縣秀林鄉 薩巴協會課輔班-三戶共4長期輔助個案第三期撥款

花蓮縣秀林鄉 富世守護薩巴協會課輔班轉介 - 王/杜/卓家 共三戶4位長期扶助個案
第三期扶助款已於2020年5月11日完成發放
 
heart 2020年度「守護天使 個案助學行動」
 
1月份核定扶助花蓮縣秀林鄉 富世守護薩巴協會課輔班轉介 - //家 共三戶4位長期扶助個案
以生活扶助兩個月一次,由協會採買物資箱寄送為主要扶助項目(扶助期限壹年)。首期扶助款於2020年1月10日完成發放/第二期扶助款已於2020年3月10日完成發放/第三期扶助款已於2020年5月11日完成發放
 

 

個案故事-王家

案父母先有後婚,在生下案姊5年後懷著案兄時才去做登記。案父在清潔隊工作,常常要值班,因早期喝太多酒,引發痛風疾病,有時發作到疼痛難耐,今年就開了四次刀(上個月才又開刀一次,還欠慈濟醫院手術費用),現在上班天數已經減少了,有考慮是否待在家休養,案母說想找份臨時工,要不然家裡6個人的開銷實在沒辦法過下去。案母平常不太與人交往、交談,有時連別人說話都聽不太懂,需要其他人用母語翻譯。

 

案姊在14歲時,與異性同學發生關係後產下一子,目前則是半工半讀(高中三年級留級又重讀),靠打工來繳交自己的學費,孩子有送到幼兒園讀小班,只是註冊學費沒辦法繳清,老師常常會催繳,案母覺得很不好意思。至於孩子生父早已離開案姊很久了。案兄讀國中二年級,喜歡踢足球,因為學校與家來返距離實在太遠,加上練習時間都會到很晚,所以住在學校。案主原先在課業上趕不上同學的腳步,經課輔班老師細心教導,原本成績落後的他,現在已成為成績優良的學生,並且有拿到學校所頒發的獎助學金。

 

因為案父是家中唯一的經濟來源,加上目前工作不穩定,家中有時連吃的都有問題,田理事長都會適時的幫忙。案母說自己有時候會聽不進別人的話,但是心裡知道一切都是為她好。案家曾經去申請低收入戶,無法通過的原因是案祖父遺留下來的原住民保留地(兄弟姐妹共同持有),案姊申請過兒少也被退件,原因是因為有打工就有薪資,也跟其他社福單位申請過,全被退回。案母的說,當她看見別人家的家境還不錯,都能申請到補助,而自己現在真的很需要被幫助時,卻一再的被打回票,內心感受真的很無奈。案母說出家中所需,希望在米、沙拉油及洗衣粉方面,能夠給予幫助。

 

在一次次個案家訪中發現,越來越多的未婚媽媽逐漸年輕化,尤其是離市區較遠的偏鄉部落,多數教育層度偏低,加上家庭功能失調、父母感情出狀況或是親子間互動不良,讓未成年孩子在親情中未獲得對等的期待;大多數單親、失親及家中經濟清貧的孩子,尤其加上女孩對於自我保護觀念不足,總以為相識就能到永久、想組織自己的家,導致比較容易發生未婚生子的情況。

 

本案經理監事決議通過,以生活扶助兩個月一次,由協會採買物資箱寄送,為主要扶助項目。


 

個案故事-杜家

案主現在所住的房子是案主阿嬤早期買下的兩層樓,客廳放著三張單人床(案父母與案弟睡),另一間小房間放著書桌、一張床(案兄與案主睡)。二樓有兩個房間,原本想讓案主上樓睡,可是案主說不敢一個人睡。案主父親欄為父不詳原因是因為案父母沒登記結婚,具案母說當地習俗要辦理結婚就要宴客,要花一萬多元,案母覺得沒必要花這種錢但是他們都沒錢,所以一直到現在也就沒去辦理。

 

案父做土木建築工,只有天氣好才有工作,有時要出遠門工作幾天才會回來,最近在花蓮和平鄉工作,往返都是別人來載,需要貼些油錢,有時後案父會拿不到工錢,因為包商捲款跑掉。案母先前有一段婚姻,也生下一名女孩現年24歲,監護權在前夫那,女孩會常常來找她。案主家中有一位三歲的案弟生下來就無法走路,有嚴重脊椎側彎,雖然雙腿可以左右晃動、自行坐在床鋪上,就是無法走路,一個禮拜要去慈濟醫院做兩次復健。體重不到10公斤,腸胃吸收很不好,營養不良,有按照營養師說的食物給案弟吃,但只要一生病,體重就會下降,抵抗力很差,前幾天才因發高燒住院。有時候呼吸急促,沒辦法主動呼吸,就必須使用氧氣(家中有備用)原先只能以牛奶灌食沒辦自己吃東西,現在有慢慢練習自己喝流質食物。今年開始安排在特教班上課。

 

案主國小1~4年級時功課非常不好,常常跟不上進度,在課輔班老師細心教導下,現在成績明顯進步很多,在家中乖巧又貼心,常常幫媽媽做家事,煮飯、洗碗、拖地…,甚至連案弟要插管灌牛奶她都會,是案母的好幫手。家中還有一位14歲就讀國三的哥哥,出生三年沒報戶口,後來才由生父以領養方式入戶,會幫忙照顧弟弟的一切,當手邊事情完成後,自己會到小房間裡寫作業、看書,成績不錯。案母說哥哥國一曾經叛逆,現在則是個宅男,每次看到弟弟生病入院都很不捨還會擔心到哭。

 

案母說自己也知道要出去工作,但是遇上案弟這種情形,她也走不開。最近案母有報名鄉公所的村莊清潔人員工作12/26號面試約聘,希望能在星期1.3.5上班(因為案弟需要復健),只是不知道會不會被錄取。另外本來有水資源的工作,但必須是星期1~5上班。

 

案主有低收與世展會幫助,案弟有低收與殘障補助。案母說目前家裡最欠缺的是案兄與案主的早餐費、尿布(L)、濕紙巾(案弟皮膚容易過敏),因案弟無法自行上廁所,一個月大約會用掉3-4包,學校也要需要隨時放置一包使用。早療協會有時會送奶粉過來。因案弟醫療及特殊器材費用所需龐大,案父工作收入不穩定,加上哥哥沒任何的補助款,讓案母常常四處借錢來解決家裡所有的支出。

 

本案經理監事決議通過,以生活扶助兩個月一次,由協會採買物資箱寄送,為主要扶助項目。


 

個案故事-卓家姐弟

案主與曾祖母、兩個弟弟住在一間放著2~3張床的矮房子內,曾祖母今年已經72歲了,近一年因脊椎骨質疏鬆非常嚴重,腰背疼痛導致現在已經沒辦法工作,只靠著老人津貼三千多元養著自己和這三個曾孫。但是…房租就要負擔3000元,所以也沒多少錢可以當作家用。

 

這件個案應該先從案母說起…

 

案母也是未婚生子下的孩子,出生後隔一年才報到媽媽的戶口從母姓,案母從未享有雙親的呵護與照顧,出生後沒多久就交給外婆扶養,生父、生母兩人則在外居住,從沒想要跟自己的孩子同享親子之樂,更別談拿錢來負擔孩子的生活費。15歲時或許是外婆也看不下去了,主動去更改持有監護權,一直到17歲生父才以認領的方式改從父姓。原以為這就可以和自己親生父母同住,結果依然幻想破滅,等同再一次的被遺棄,這次…是將她丟到曾祖母家。或許是得不到家庭溫暖,讓案母也學著父母的冷漠模式,在24歲後未婚生子,一共產下三名子女,一樣的將這三名孩子丟給曾祖母扶養,自己則在外過生活。曾祖母說自從她的兒子、媳婦搬出部落到新城居住,就已經不管老家的一切,也沒拿錢回來孝敬她,還把自己女兒(案母)都丟回來讓她照顧,完全不聞不問,讓她感到失望。現在換成她的孫女將這三個曾孫都給她戴,總不能棄之不顧吧!只是以她的年齡、經濟,又能夠撐得了多久…。

 

還好附近鄰居、地方人士與田理事長會不固定的給她1~2千元幫忙,讓她還能給孩子們不至於沒東西吃。也因沒錢買鈣質食物補充自己的骨質疏鬆,所以曾祖母自己常說這個病很難好。曾祖母說案母現在做什麼她也不清楚,因為自從把曾孫丟給她後,案母偶爾才會出現一次。有時候案主和案弟下課回到家都會問:阿祖今天有沒有煮,曾祖母說因為身邊沒什麼錢,她都只能隨便煮一煮,有時候生病了也要撐著煮給曾孫們吃。

 

像這樣曾祖母與三名曾孫皆被棄養,無奈成為隔代教養,想申請低收入戶得到社會局的補助,卻因申請中的一些條例給阻擋在外(這就是所謂的邊緣戶)。也曾跟其他單位申請,全部都被退件,這讓曾祖母不知該如何是好….。其實會產生這樣的狀況是來自家庭功能的缺乏與知識不足,因此案母覺得自己並沒錯,她只是照著自己曾經被父母對待的方式做,對於自己的孩子才會沒有那份責任感。

 

本案經理監事決議通過,以生活扶助兩個月一次,由協會採買物資箱寄送,為主要扶助項目。並一併核定補助案主姐妹兩個案。

 

愛希望團隊「守護天使 個案助學」行動,透過本會的公益專案連結每位捐款人及捐贈單位的愛心,可以幫助許多偏鄉弱勢的孩子圓夢逆轉人生。

 

敬邀您加入「守護天使 個案助學」的關懷行列,一起用愛灌溉孩子的夢想、守護孩子的未來!

捐款資訊--> http://www.hlcca.org.tw/files/11-1215-4477.php

∵ ∴ ∵相關照片∵ ∴ ∵ 

 

瀏覽數  
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
請輸入此驗證碼 更換驗證碼